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 瓊中:綠色家底釋放生態紅利

  扎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依托生態優勢發展綠色產業

  瓊中:綠色家底釋放生態紅利 

  瓊中灣嶺鎮長邊村風景宜人。

  ■ 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 通訊員 林學健

  “剛下車就感覺被青山綠水包圍了,空氣也特別清新。”9月中旬,一場雨林行者穿越挑戰賽在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開賽,來自島內外的上千名徒步愛好者對當地生態環境頻頻點贊。

  與青山綠水相呼應的,是一系列久久為功的生態建設行動——落實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深化生態環境六大專項整治,加快實現全縣農村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農村污水處理站及無害化衛生廁所全覆蓋……

  作為一個經濟欠發達的山區市縣,瓊中去年地方公共財政預算收入為2.78億元,卻籌集并投入了2.62億元用于生態保護與環境整治,這在不少人看來實屬意外。

  為何要執著于生態保護?將美麗生態轉化為“經濟要素”,瓊中圍繞“打綠色牌,走特色路”總體發展思路,在生態文明建設實踐中著力探索可持續發展道路,正用不斷釋放出的生態紅利,給出自己的回答。

  什寒村發展養蜂扶貧產業,助村民脫貧增收。

  凝聚生態文明建設共識

  穿行于瓊中的黎村苗寨,一片深深淺淺的綠色映入眼簾,構成“三江之源”的鮮明底色。作為海南生態核心保護區,瓊中肩負著為海南發展提供更大環境容量、為全省提供綠色支撐的使命,擔子不可謂不重。

  “我們一直牢固樹立和全面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實行著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堅決不上任何觸及生態紅線的項目和產業。”瓊中縣委書記孫喆介紹,該縣將生態文明建設列入黨政實績考核中,占比不小于20%,同時編制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對領導干部實行自然資源資產和環境責任離任審計,確保在崗履責、盡職盡責,形成推進環保工作的合力。

  因對非法采砂行為監管不嚴、巡查不實,瓊中縣水務局黨組成員、水政監察大隊大隊長王能江受黨內嚴重警告、行政記大過處分;明知非法采砂行為未及時制止,也未及時向鎮政府上報,黎母山鎮松濤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李海進受黨內警告處分……

  類似的案例,相當于給領導干部們戴上一道道生態文明的“緊箍咒”。而另一邊,隨著人居環境與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城鄉百姓的環保意識也逐漸增強。

  瓊中黎母山國家森林公園新鮮的空氣以及綠色健康的森林體驗受到島內外游客的追捧。

  在長征鎮萬眾村毛項村村民小組,一座栽種著美人蕉、菖蒲、芡須草等植物的“小花園”格外惹眼。“這是我們村的‘人工濕地’污水處理系統,家家戶戶產生的污水都會順著地下管網匯入這里,經過層層凈化處理后便可實現達標排放。”毛項村村小組組長吉萬澤感慨,自從村里建了這樣一個“小花園”,村民們漸漸改掉了亂排污水的習慣,蚊子少了,臭味也沒有了,住起來別提有多舒坦。

  更多的變化,還發生在城鎮和鄉村的垃圾桶、廁所、河道等角落。通過開展生態環境六大專項整治和生態環保工程建設,推廣農村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農村污水處理站及無害化衛生廁所,瓊中用一系列舉措倒逼城鄉生產、生活方式變革,正讓官方與民間在生態保護觀念上形成共鳴。

  在瓊中長征鎮煙園村,一名蠶農正在為蠶寶寶喂食。

  生態旅游聚人又吸金

  藏身于黎母山和鸚哥嶺之間的高山盆地,什寒村是省內海拔最高的村莊之一。雖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村民們卻對這片山水愛恨交織——愛的是莽莽大山風光無限好,恨的則是千山萬水阻斷了發展之路。

  最窮的時候,什寒村的村民曾上山砍樹,種上橡膠、養起豬。到了最后,山禿了、水黑了,一年到頭忙活下來,收入也不到千元。直到2009年,縣有關負責人在進山走村中發出疑問:什寒如此之美,為何不能發展旅游?

  宛如一聲春雷,村民們猛然驚醒。很快,老支書蔣文英將自家閑置的一間房改成民宿,村民李虹辦起農家樂,村婦女主任黃秋梅也在自家掛起“黎家樂飯店”的招牌。

  “到了第二年,平均每月收入就達到了5000多元,遇上節假日甚至一天就能有近千元入賬。”黃秋梅告訴海南日報記者,如今村里不僅成了聞名遐邇的旅游目的地,更有100多戶村民不同程度參與到鄉村旅游的建設與經營管理中,成就了旅游扶貧的“什寒模式”。

  人均收入8年增長超16倍,什寒從“短板”到“樣板”的蝶變,是瓊中借由生態旅游盤活閑置生態資源的一個掠影,也給越來越多村莊里的百姓們帶來改變生活的新希望。

  被緊緊包裹在三面環山、一面傍水的景色里,和平鎮塹對村的村民們過去只能守著幾畝橡膠、檳榔林勉強度日。隨著咖啡館、農家集市、水上觀光、果園采摘等休閑觀光景點紛紛落成,村里閑置的宅樓借由當地濃郁的黎族風情紛紛“蘇醒”,化作一間間小而精的民宿與農家樂,逐漸形成完備的旅游接待鏈條。

  “以前惹人嫌的山和水,如今都成了游客眼中最大的旅游亮點。”塹對村村委會副主任胡開君介紹,截至目前,塹對村僅接待俄羅斯游客便達22批,村民們不光賣特產,表演黎族歌舞也能帶來一筆不小的收入,全村人的日子都被旅游這把火燒得紅紅火火。

  遵循著因山、因水、因林、因文化而制宜的原則,瓊中充分挖掘每個村莊的歷史遺跡、民俗文化、民居風格、生態特色等資源,打造出什寒村、塹對村、合老村、便文村等一批鄉村旅游景點。2018年,瓊中接待游客148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達5.902億元。

  瓊中做好景區營銷策劃,正詮釋著“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良性互動”的發展之道。

  瓊中營根鎮貓尾村完成危房改造后,村莊面貌煥然一新。

  林下“掘金”助農增收

  一場大雨過后,在瓊中長征鎮什仍村養蜂合作社,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檳榔花和益智花的芬芳。老蜂農胡全昌小心翼翼地打開蜂箱,仔細查看蜂箱中的蜜蜂是否受到雨水的影響。

  “這里空氣清新、土壤肥沃,林子里花草種類繁多,釀出來的可都是品質上等的百花蜜。”胡全昌告訴海南日報記者,2017年合作社吸引50戶貧困戶抱團入股,經過一年的努力,去年年底不僅為貧困戶分紅15.8萬元,羅凡、新寨、南什、什仍、深聯等5個村集體也領到了分紅共計21.4萬元,一只只“嗡嗡”作響的蜜蜂儼然成了貧困群眾與村莊增收的“綠色銀行”。

  政府要“綠”,百姓要“金”,將綠水青山轉變成金山銀山,長久以來,既是政府面臨的難題,也是百姓的所期所盼。可作為生態保護核心區的瓊中,想要致富,不能砍樹、填塘、挖山,勢必要尋找一條最合適的發展道路。

  依托獨特的氣候條件和“高山、凈土、生態”的資源優勢,瓊中大力推行林下經濟,鼓勵百姓在生態林、橡膠林和檳榔林等地,套種益智,養殖蜜蜂、山雞等生態產業,正實現生態環境優化、百姓致富增收雙贏。

  20世紀90年代末,紅毛鎮黎湊村為種植木薯而大量砍伐天然林,讓不少山頭“禿了頭”。可如今再去村里轉轉,會發現村民們個個都成了“護林員”。從砍樹到護林,村民們態度的轉變,得益于林下種植益智項目的落地。

  在政府的扶持下,黎湊村村民朱興標于2014年利用家里的橡膠、檳榔等林地,種植了10畝益智,按市場價格30元/斤計算,每畝產值可達1500元,“現在可不能亂砍樹了,要是破壞了林子里的溫度和光照,影響了益智生長,吃虧的可是我們自己。”朱興標笑言,保護生態環境,如今早已是大伙的自覺行動。

  2018年,瓊中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1897元,比上年增加1057元,名義增長9.8%,增速排名全省第二。越來越多的農民念起“山”字經,走上特色產業發展道路,瓊中正讓美麗生態的價值,看得見、算得清。

  (海南日報營根10月7日電)

  本稿圖片均由海南日報記者 陳元才 攝

責任編輯:鄧潔儀

海南社會

社會民生包羅萬象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分分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