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70年:在服務國家建設中轉型升級

  作者: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馬陸亭

  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推動高校發展有三類宏觀上既一以貫之、又與時俱進的政策方向:一是高校的重點建設,從重點高校、“211”“985”工程到“雙一流”建設,逐步建構起高等教育的層次結構;二是高校的門類調整,通過新中國成立初的院系調整、世紀之交的綜合化改革、研究生專業學位與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等,建構起我國高等教育的類別結構;三是高校的布局優化,從計劃經濟時期按大區設置高等學校,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時期省域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及國家對口支援政策的實施等,逐步完善起高等教育的空間布局。70年來,高等教育規模得到了快速有序發展、水平得以有效提升、辦學形式逐步走向多樣化,取得的輝煌成就舉世矚目,而這一切都是在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取得的,離不開教育投入和制度的有力保障。

  本文以這三大政策方向為主線,結合相應的體制機制改革,根據當時的工作重點,對高等教育全面適應國家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要求的光輝歷程進行回顧。

  新中國成立后高等教育迅速滿足了國家經濟恢復發展和工業體系建設的要求

  建成獨立而完整的工業體系,使國民經濟迅速恢復和發展,是新中國前20多年取得的偉大歷史性成就,也是新中國開創者心中最初的夢想。舊中國留給共產黨的就是一個爛攤子,一窮二白、百廢待興,人均壽命35歲、人均國民收入27美元、文盲率高達80%以上,而到改革開放前,中國已成為世界第六大工業國。在那個時代,工業化就意味著現代化,高等教育在其中發揮的作用功不可沒。

  1949年末,我國大陸的高校只有205所,在校大學生約11.7萬人,高等教育雖然規模很小,但體系混亂、科系龐雜、水平參差不齊。為了迅速適應日益增長的社會主義建設需要,高等教育發展必須抓住重點,以帶動全局、支撐國家建設。

  1950年6月,周恩來總理在全國高等教育會議上提出了整頓大學、形成重點體制的方針。按照這一方針,從1952年起,全國高等院校開始進行大規模的院系調整,指導思想是有重點地穩步前進。周恩來總理指出:“有重點地穩步前進,不是不進和冒進,也不是齊頭并進。如果把攤子鋪得很大,沒有重點,形式上好像配合了國家建設,實際上卻不是。”“辦事情總要有個次序。先搞重點,其他就可以逐步帶動起來。比如綜合大學辦幾個像樣的,其他的也就會跟著學。”1954—1963年,全國分4批共確定出68所高等學校為重點高校。事實證明,集中財力物力,重點建設一批高校及學科,具有迅速動員社會資源、促進高等教育發展、使高等教育主動按照國家計劃和需要設置的優點。

  其間實施的院系調整,涉及全國絕大多數高校,明確了綜合大學和專門學院的性質任務,尤其加強了工科院校建設,高等學校形成了按學科或行業門類設置的基本特點。到1957年,全國有高校229所,其中單科性的專門學院達211所,占高校總數的92%。高等學校開始計劃性地按專業對口為國家建設培養專門人才,1953年本科專業種數為215種、1957年為323種、1965年為601種,發展很快,迅速有序地滿足著國家建設的需要。

  高等學校也形成了按區域設置的基本布局。各大行政區至少有1所綜合大學,1—3所農學院,1—3所師范學院,多辦專業性工學院,各省辦專科。1955—1957年,為避免高校過于集中于少數大城市特別是沿海大城市的狀況,逐步推動并實現工業院校與工業基地相結合,進一步加強了內地高校建設。

  在管理體制上,高等教育形成了中央直屬高校、行業部委所屬高校和地方高校3大條塊的格局。高等學校還實行開門辦學,加強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初步建立起教學、生產勞動、科學研究三結合的辦學體制。

  這一切,使得高等教育成為國民經濟計劃的有機組成部分,適應了當時經濟恢復與建設的需要,打破了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封鎖,也奠定起共和國前50年高等教育系統的基本格局。

  新改革開放推動了高等教育與社會的共同繁榮成長

  高考改革和出國留學,既拉開了教育改革開放的序幕,也使得教育成為國家改革開放基本國策的先行踐行者。這一時期,高等教育經歷了世界知識經濟的挑戰和國內市場經濟的變革,以體制改革為核心,迎來了高校擴招、一流大學建設、辦學模式多樣化、高職教育發展、現代大學制度建設等翻天覆地的變化,積極豐富和發展科研、服務等功能內涵,推動教育法律法規體系建設,搭建起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需要和滿足自身發展要求的“四梁八柱”。

  改革開放初,為了迅速提高高等教育水平,盡快改變教育事業與社會發展嚴重不相適應的狀況,國家在1978—1981年間重新恢復和確立96所高校為全國重點高校。1984年,國務院批復同意將北京大學等10所高等學校列入國家重點建設項目,投資納入國家“七五”計劃,之后為適應國防現代化的需要又把哈爾濱工業大學等5所高校列為國家重點建設項目。教育部和原國家計委還建議,另選一批國家急需、擔負著重大任務、學術水平較高、處于領先地位的學科、專業,有步驟地支持其發展,這樣于1987年和1988年在全國評選了416個重點學科點,涉及107所高校。1984年、1986年和2000年,經國務院批準,教育部分別發出通知,在北京大學等56所高校建立研究生院,這使得一批高校成為培養博士、碩士的主要基地。為落實科教興國戰略和迎接知識經濟、國際競爭的挑戰,國家還分別于1995年和1999年啟動了“211工程”和“985工程”建設,分批次選拔出112所高校入選“211工程”和39所高校入選“985工程”建設項目。這一系列重點建設政策的實施,極大地提高了一批大學的水平,猶如建立起一支大學“國家隊”,有力地帶動了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的整體發展,為國家未來的世界科技競爭贏得了先機。

  為增加教育的活力,上世紀90年代高等教育進行了轟轟烈烈的體制改革,并以199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為契機使改革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形成了中央和省兩級管理、以省級政府統籌為主的宏觀管理體制,從而構建出新世紀我國高等教育基本的體制模式。同時,還進行過多輪高校內部管理體制改革。世紀之交之后,改革的重點逐步轉向現代大學制度建設,這其實也是市場經濟條件下對體制機制改革的一種深化。

  隨著科學技術發展和市場經濟變革,教育開始強調人才培養的基礎性和適應性。伴隨著體制改革的突破,大學開始了綜合化的探索,以適應社會、科技、學科發展更加復合交叉的要求;高等學校迎來了擴招的浪潮,民辦高校、獨立學院、中外合作辦學、職業技術學院等多種辦學形式開始涌現或迅速發展。而在本科專業建設上也經歷了多次調整,如自1982年起經過5年調研于1987年公布的專業目錄將原有的1343種專業調整為671種,自1989年起經過4年調研于1993年將專業種數調整為504種,從1997年4月到1998年7月進一步將專業數壓縮為249種。2012年又建立起新的專業目錄,實行了專業的動態調整機制,以進一步適應科技和社會需求的變化,并完成了本科專業目錄與2011年頒布的研究生學位授予目錄的協調一致工作,“十二五”期間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也開始進入發展快車道。此外,自上世紀90年代中起步的職業技術學院,后經高校擴招、示范校骨干校建設等得到迅猛發展,高職教育成為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高等教育的類型結構得到了極大的豐富。

  高等教育的兩級管理體制極大地激發了地方發展高等教育的熱情,有效地改善了高等教育的布局結構。如在1993年之前完全實行計劃經濟體制的時期,華北地區高校以北京居多,東北地區以遼寧居多,華東地區以江蘇居多,中南地區以湖北居多,西南地區以四川居多,西北地區以陜西居多。1993年,這6個省份雖然只占全國大陸地區省份數的19.4%,但其擁有的高校數卻占到了33.6%。但到了2008年,該比例就已改善為27.0%,廣東等大部分其他省份的普通高校數都有了明顯增長。這種增長開始是數量上的,后來明顯反映在層次和水平上。高等學校的設置也在向中小城市延伸,成為地方發展的重要增長點和活力源。

  高等教育不僅自身的發展令世人關注,而且與改革開放幾十年中國經濟的高速穩定增長共進共榮。這里舉兩個例子:一是在十幾年前筆者曾經多次接待發達國家的高等教育代表團,他們都能用中文說出“211”“985”的發音,特別希望我介紹這方面的情況,說明了兩個項目建設成就的世界影響力。二是筆者曾經做過一個計算,從1978年到2013年,以當年價格得出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155倍,年均增長15.52%,與此同時普通高校本專科教育規模增長28倍,年均增長10.08%;同期國內生產總值與普通高校畢業生數之比,每間隔5年算出的數據分別為2.22、1.78、2.72、6.19、10.17、7.23、6.13、8.91,大致在一個數量級范圍內浮動,說明了二者的基本匹配,表明高等學校適時向社會輸送了建設人才,在竭力滿足經濟發展的需求。

  這里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新世紀以來我們開展的一流大學建設、現代大學制度建設、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等實踐與理論探索,對于正確認識和把握高等教育規律有著重要的意義。

  新時代高等教育把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為重要使命

  進入新時代,高等教育發展的“四梁八柱”已經搭建起來,開始全力轉向以提高質量為核心的內涵式發展。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國建設提供有力支撐、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成為高等教育神圣的歷史使命。

  2015年10月國務院印發的《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開宗明義指出: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對于提升我國教育發展水平、增強國家核心競爭力、奠定長遠發展基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經過科學的評審程序,共有137所高校被納入“雙一流”建設項目,包括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42所、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95所,其中部分高校還經歷了“211工程”“985工程”等重點建設。在“雙一流”建設中特別提出要重視人才培養工作,并通過召開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及實施“雙萬計劃”等具體行動來帶動所有高校追求“一流本科教育”,追求高質量發展。目前大多數“雙一流”建設高校已通過了中期評估,成績斐然。

  這一時期,高等教育堅持“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主動應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著力解決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關鍵問題,并積極推動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技術類型轉變,大力發展專業研究生教育,積極構建學習型社會;積極面向國家區域發展戰略需求,在雄安新區、海南教育創新島、長三角和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東北振興及中西部開發、“一帶一路”建設等方面著力構建教育的參與戰略,以加強高等教育與國家主體功能區發展的深度融合;重視縮小發達地區和落后地區的教育差距,加大省部共建高校工作,加強重點高校對農村和貧困地區的招生傾斜,支持引導東部地區高校加強對西部地區高校的對口支援工作;積極推動信息技術、人工智能賦能教育發展,探索布局新工科、新農科、新文科、新醫科和人工智能學院、專業建設,不斷豐富高等教育的發展形態。可看出,高等教育在繼續重視規模、分類、布局發展的同時,更加重視質量、公平、戰略、融合、體系、協同建設,更加強調系統集成,與社會的適應性更強,對國家發展的支撐力更強。同時,也不斷加大開放力度,積極推動教育與世界的合作,如開展專業認證的國際接軌及學科論證的國際參與、探索多種形式的海外辦學等,引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開始重視貢獻中國智慧、提出中國方案。

  這一時期,高等教育全面加強黨的領導,加強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加強自身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深化“放管服”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教。廣大高等學校基本實現了依法治校與深化改革的統一,全面落實一校一章程,全面推進綜合改革,努力實現科學發展。

  到2018年,我國普通高校數2663所,在校本專科學生數2831.03萬人;研究生培養機構815個,在學研究生273.13萬人;全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已達到3833萬人,毛入學率為48.1%。高等教育正在大踏步跨越普及化的門檻。

  習近平總書記在致清華大學建校105周年的賀信中指出:“辦好高等教育,事關國家發展、事關民族未來。”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的講話中進一步明確教育對“增強中華民族創新創造活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決定性意義”。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高等教育在發展的同時更加注重社會價值的實現和強國責任的擔當,堅持服務國家重大戰略、服務社會發展、服務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破除“五唯”頑瘴痼疾,真正把學問做在中國大地上,努力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再立新功。

原標題:高教70年:在服務國家建設中轉型升級

責任編輯:韓慧

特論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分分赛车开奖